页面载入中...

《我和我的祖国》在东京首映

  莫言:还是很喜欢。而且京剧要求上一句是仄声收尾,下一句必须是平声,这就跟律诗里面平仄的要求是一致的,我写几十句的一段唱词,首先要满足押韵的要求,很多时候很难选择到既准确又不生造、能表达作家意思又符合平仄要求的字词,所以有时候没有办法必须突破这种平仄的限制,起调是仄声,有时候收调,下一句依然是仄声,这显然是不合规矩的。但我后来也研究了一下样板戏,好像也没有完全按照他们所说的规矩来,有的地方也有突破。所以写这个唱词确实很难。

  我在编《檀香刑》歌剧的时候有更深的体验,原来我觉得只要押韵就好,但是后来我们的作曲和编剧李云涛说:“莫言老师你写了很多好的唱段,但是我必须在后边加上‘啊’,加上一个开口音,歌剧演员可能要张开大口来唱,要吼出来、要喊出来,你如果用不能够张口的音,那就没有办法了。”后来我一想,可能a、an、ang、ao的音,只要是张开口的,就应该多用。后来我看京剧里面,好像也有这个规律,看汪曾祺他们写《沙家浜》,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面,英雄豪杰杨子荣打虎上山,《红灯记》里李玉和上刑场的时候往往也都是这种开口音比较多,闭口音可能很难高唱。

  “离我越近的我写得越好,但不能太近”

  北青艺评:我看您之前说过,《锦衣》这个故事其实最初来自你母亲给你讲的一个“公鸡变人”的传奇故事,但是有意思的是,你在这个民间故事的基础上又加上了革命的背景,立马使得这个剧本有了一种现代感。

  在肉制品行业里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老将,该如何转型?这家民营企业占地面积约73亩,建筑面积约5.5万平方米,恰好位于通州区台湖创业园区,距离正在建设的环球主题公园仅一公里。地理位置的优势,让刘广瑞敲定了转型的方向。去年8月,他主动拆除了生产设备,围绕台湖镇“演艺+科技”的产业布局规划,依托现有园区逐步将生产厂区转变为文创园区。

  记者获悉,双益发文创园项目以老旧生产厂房和办公楼为基础进行再设计与改造,总投资近3亿元。过去的加工车间等老厂房悉数“变身”为影视编剧制作中心、多媒体审片中心、演艺排练中心、文创中心、电视节目制作中心、戏剧排练中心、多媒体合成中心、影视拍摄棚、艺术家生活空间等九大部分。

admin
《我和我的祖国》在东京首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